深圳政府已不能再等,公车改革徘徊18年

导语:如果18年前深圳在启动公车改革的研究和试点之后,就大胆地进行相关领域的改革,无疑将成为中国公车改革的先行者和排头兵。

经过漫长的研究调研以及观望之后,有深圳改革开放以来“最难攻克堡垒”之称的公车改革,近期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座驾换为比亚迪E6电动车经南都披露后,在出席市“两会”的代表中引起强烈反响。代表们普遍对王荣此举表示支持和称赞,并呼吁深圳启动一直徘徊难产的公车改革。
昨日,多位深圳市级和局级领导表示,换车时将考虑新能源车或国产车,而在公车中推广节能汽车也是方向。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李荣强表示,公务车不会一下全换成新能源汽车,否则会造成很大浪费。市财委主任乔家华则透露,今年公车经费要缩减10%。
王荣乘坐比亚迪已有近一年
王荣日常乘坐比亚迪E6出行的消息昨日在网上传开。昨日下午,王荣从广州赶回深圳出席市五届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他乘这辆车刚一停下,便被多家媒体摄影记者围住。“怎么有这么多人拍我?”王荣惊讶道。一旁工作人员笑道:“王书记,你坐比亚迪电动车的消息全世界都知道了。”王荣一边笑着一边走进会场。
昨日下午4时50分许会议结束后,王荣和比亚迪公司董事局主席王传福一起走出会场,边走边聊。南都记者问及“王荣书记换乘比亚迪电动轿车,你怎么看”时,王传福说,“书记这是支持民族产业,让人敬佩。”
深圳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李荣强昨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透露,王荣乘坐比亚迪E6上下班实际已有近1年了,即便去年“5·26”飙车案发生后,这款车的安全问题受到严重质疑,王荣也继续乘坐该车出行。
李荣强表示,这辆车是比亚迪赠给深圳市委市政府的,一共有2台。除分配给王荣在用的那台,另一台主要用于礼仪接待。除这辆车外,王荣以前乘坐的奥迪A6实际也仍在用,不过用得很少,“毕竟目前电动车的配套还不完善,比如充电,因此如果跑长途时可能就会用奥迪A6。”
除王荣外,深圳其他市领导目前暂未有使用电动车作为公务车的。不过,他们对于使用电动车普遍表现出支持。“王荣书记带头用电动车可以起到示范作用。”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吕锐锋表示,自己的公车如果更换时,也赞成用电动车。副市长吴以环也表示,以后换车会换成自主品牌电动车。
在多位市领导看来,公务车使用新能源汽车将是必然趋势。“这是我们的方向,政府应该大力推广电动车、环保车。”市委常委、副市长陈应春说。
公车不会一下全换成新能源车
也有市领导表示,虽然王荣书记身体力行,带头示范,但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一窝蜂把公务用车都换成新能源车,“实际上又是一笔新的开支。”市人大主任人选白天认为,那样会造成新的浪费。
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李荣强也表示,公务用车肯定不会一下子全换成新能源汽车,否则会造成很大浪费。毕竟目前的车辆还有个折旧过程,不会轻易淘汰,必须节约减少公车经费。他还表示,目前深圳严格要求控制“三公经费”,因此对新增车辆会有严格要求,不会轻易增加新车,而且目前深圳也还没确定采购新车等细节情况。深圳市财政委主任乔家华也向南都记者透露,今年深圳“三公经费”要在去年基础上继续缩减,其中公车经费要缩减10%。
说法
王荣使用比亚迪E6的消息昨天也引发人大代表的高度关注,代表普遍对此举表示赞赏。也有多位代表表示,希望深圳能借助这件事推动一直难以启动的公车改革。
深圳上世纪90年代末就启动公车改革,但被批评一直打雷不下雨。多年来,市人大代表也多次在市“两会”上倡议尽快启动公车改革,认为全国已有近百座城市相继进行了公车改革,深圳却明显滞后,与改革形象极不相称。
有代表指出,借助王荣使用电动车的契机,再次引起人们对公车话题的高度关注,深圳应顺势尽快启动公车改革,如果说改革难度过大,大力推广电动车起码可以在公车使用和养护费用上节约一大笔钱。也有代表表示,此事和公车改革并无太大关系,降低公车费用也并非公车改革的核心。

经过漫长的研究调研以及观望之后,有深圳改革开放以来“最难攻克堡垒”之称的公车改革,近期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日前深圳市委政策研究室在一份给深圳市人大代表相关建议的回复中表示,作为当今全社会普遍关注的一项重要改革,“探索公务用车管理的有效途径”已纳入到《深圳市2011年改革计划》的重点改革项目当中,此项改革将由深圳市纪委牵头,深圳市财政委、监察局、法制办参加。

日前深圳市委政策研究室在一份给深圳市人大代表相关建议的回复中表示,作为当今全社会普遍关注的一项重要改革,“探索公务用车管理的有效途径”已纳入到《深圳市2011年改革计划》的重点改革项目当中,此项改革将由深圳市纪委牵头,深圳市财政委、监察局、法制办参加。

截至目前,珠三角区域已有广州、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6市实行了车改,方式主要采取货币化模式。深圳公车改革同样也将遵循上述模式。

截至目前,珠三角区域已有广州、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6市实行了车改,方式主要采取货币化模式。深圳公车改革同样也将遵循上述模式。

bob体育平台,一直关注研究深圳公车改革的民进深圳市监督委员会副主任卓伟华表示,深圳公车改革的所有情况都已摸清楚,就差一个“勇气和决断”。

一直关注研究深圳公车改革的民进深圳市监督委员会副主任卓伟华表示,深圳公车改革的所有情况都已摸清楚,就差一个“勇气和决断”。

改革之难

改革之难

听说深圳将要启动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消息,在深圳龙岗区一政府机关开车的李师傅仍然表示不太相信。他说,在政府机关开车近10年,听说要公车改革的事情不下5次,结果均是无疾而终。

听说深圳将要启动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消息,在深圳龙岗区一政府机关开车的李师傅仍然表示不太相信。他说,在政府机关开车近10年,听说要公车改革的事情不下5次,结果均是无疾而终。

bob体育资讯,事实上,李师傅的判断并非毫无根据。如果从1994年政协委员梁文森提出《政府公车应该管制》算起,截至今年“两会”人大代表杨立勋与郑学定等18名代表联名提出《关于加快推进我市公车管理制度改革的建议》,深圳公车改革历经数次反复,一直无果而终。

事实上,李师傅的判断并非毫无根据。如果从1994年政协委员梁文森提出《政府公车应该管制》算起,截至今年“两会”人大代表杨立勋与郑学定等18名代表联名提出《关于加快推进我市公车管理制度改革的建议》,深圳公车改革历经数次反复,一直无果而终。

深圳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吴立民表示,在深圳公车改革早已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而深圳市政府迄今为止在这方面也没有拿出具体可行的措施。就他了解的情况,目前深圳公车真正用在公务上的不到1/3,其余基本都在私用。而一辆公车每月的费用平均在4500元左右。“该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了。”吴立民认为,深圳应迅速落实和制定具体实施方案,让市民尽快看到政府推进公车改革的行动和决心,并以此为契机加快推进公车改革。

深圳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吴立民表示,在深圳公车改革早已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而深圳市政府迄今为止在这方面也没有拿出具体可行的措施。就他了解的情况,目前深圳公车真正用在公务上的不到1/3,其余基本都在私用。而一辆公车每月的费用平均在4500元左右。“该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了。”吴立民认为,深圳应迅速落实和制定具体实施方案,让市民尽快看到政府推进公车改革的行动和决心,并以此为契机加快推进公车改革。

今年深圳“两会”期间,深圳市人大代表杨立勋就表示,自己当了10年的政协委员,就公车改革问题提了5次,如今做人大代表,又提了3次。

今年深圳“两会”期间,深圳市人大代表杨立勋就表示,自己当了10年的政协委员,就公车改革问题提了5次,如今做人大代表,又提了3次。

“深圳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启动公车改革,醒得早,起得晚,只打雷不下雨。最近几年,雷都不敢打了。”为此,他与郑学定等18名代表联名提出了《关于加快推进我市公车管理制度改革的建议》。

“深圳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启动公车改革,醒得早,起得晚,只打雷不下雨。最近几年,雷都不敢打了。”为此,他与郑学定等18名代表联名提出了《关于加快推进我市公车管理制度改革的建议》。

杨立勋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近百座城市相继进行了公车改革。作为中国改革的“试验田”和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深圳,公车改革进程明显滞后,与深圳的形象极不相称。

杨立勋表示,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近百座城市相继进行了公车改革。作为中国改革的“试验田”和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深圳,公车改革进程明显滞后,与深圳的形象极不相称。

为此,杨立勋等代表的议案提出,深圳应尽快开展“公务用车按牌号尾数每周少开一天”行动,并建议仿照秦皇岛等城市,在每辆公务车挡风玻璃上张贴公车标识,正面印“公务车”字样以及车辆编号和监督电话,反面印严禁用公车办婚事、外出观光旅游、接送子女上学等廉政提示,为下一步公车改革做好准备。

为此,杨立勋等代表的议案提出,深圳应尽快开展“公务用车按牌号尾数每周少开一天”行动,并建议仿照秦皇岛等城市,在每辆公务车挡风玻璃上张贴公车标识,正面印“公务车”字样以及车辆编号和监督电话,反面印严禁用公车办婚事、外出观光旅游、接送子女上学等廉政提示,为下一步公车改革做好准备。

上述议案还呼吁,应尽早开展公车货币化补贴改革试点。

上述议案还呼吁,应尽早开展公车货币化补贴改革试点。

对于深圳公车改革一直没能推行的问题,深圳市监察学会副会长、深圳市政协委员、深圳市委党校行政管理教研部主任傅小随教授表示,其原因“应该是存在技术性问题”。

对于深圳公车改革一直没能推行的问题,深圳市监察学会副会长、深圳市政协委员、深圳市委党校行政管理教研部主任傅小随教授表示,其原因“应该是存在技术性问题”。

事实上,对于上述“技术性问题”,深圳市财政委主任乔家华曾经在接受广东当地媒体采访时有过表述。他表示,在中央决定下大力气进行公车改革的大环境下,如果全国范围的公车改革形成气候,深圳是有能力在全国率先启动公车改革的,因为深圳多年前就曾提出公车改革,甚至还制定了相关方案,只是因各种原因,最终未能推行。

事实上,对于上述“技术性问题”,深圳市财政委主任乔家华曾经在接受广东当地媒体采访时有过表述。他表示,在中央决定下大力气进行公车改革的大环境下,如果全国范围的公车改革形成气候,深圳是有能力在全国率先启动公车改革的,因为深圳多年前就曾提出公车改革,甚至还制定了相关方案,只是因各种原因,最终未能推行。

数量谜团

数量谜团

深圳公车数量迄今为止仍然是暗箱里的谜团。

深圳公车数量迄今为止仍然是暗箱里的谜团。

去年深圳“两会”期间,作为深圳市财政委主任的乔家华,面对记者采访时问时“深圳有多少公车,每年消费数额是多少”的提问,给出的答案是——“没具体统计”。

去年深圳“两会”期间,作为深圳市财政委主任的乔家华,面对记者采访时问时“深圳有多少公车,每年消费数额是多少”的提问,给出的答案是——“没具体统计”。

4月,在深圳市政府组织的绿色出行主题新闻发布会上,四家媒体记者为弄清楚深圳公车的数量而轮番向深圳市交警局、发改委以及交通运输委的官员提问,结果所有现场官员都王顾左右而言他。

4月,在深圳市政府组织的绿色出行主题新闻发布会上,四家媒体记者为弄清楚深圳公车的数量而轮番向深圳市交警局、发改委以及交通运输委的官员提问,结果所有现场官员都王顾左右而言他。

接下来,5月11日,正在广州出席省十一次党代会的深圳市长许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面对上述问题,仍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连说了三遍“一直在研究”。

接下来,5月11日,正在广州出席省十一次党代会的深圳市长许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面对上述问题,仍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一连说了三遍“一直在研究”。

事实上,关于深圳公车的数量不仅媒体的追询没能得到答案,甚至就连深圳的人大代表虽然连续多年跟进,也同样无解。

事实上,关于深圳公车的数量不仅媒体的追询没能得到答案,甚至就连深圳的人大代表虽然连续多年跟进,也同样无解。

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表示,早在2001年的深圳“两会”上,他曾就深圳公车私用的问题询问过有关部门深圳公务车的数字,但是一直没有得到答复。

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表示,早在2001年的深圳“两会”上,他曾就深圳公车私用的问题询问过有关部门深圳公务车的数字,但是一直没有得到答复。

对此,深圳市人大代表肖幼美也有同感,她多年追问,至今也不清楚深圳有多少辆公务车。

对此,深圳市人大代表肖幼美也有同感,她多年追问,至今也不清楚深圳有多少辆公务车。

坊间只能通过官方透露的一些数字进行推算。比如,深圳官方的数据显示,在深圳大运会开闭幕式举办的当天,公务车停驶2.4万余车辆,停驶率达84%。据此估算出深圳至少有2.85万辆公务车。

坊间只能通过官方透露的一些数字进行推算。比如,深圳官方的数据显示,在深圳大运会开闭幕式举办的当天,公务车停驶2.4万余车辆,停驶率达84%。据此估算出深圳至少有2.85万辆公务车。

但杨剑昌表示,这个数字并不准确。目前深圳公务车中除了广东省政府定编的外,还存在大量非占编的车辆,这部分数字是最难掌握的。

但杨剑昌表示,这个数字并不准确。目前深圳公务车中除了广东省政府定编的外,还存在大量非占编的车辆,这部分数字是最难掌握的。

不能再等

不能再等

如果18年前深圳在启动公车改革的研究和试点之后,就大胆地进行相关领域的改革,无疑将成为中国公车改革的先行者和排头兵。

如果18年前深圳在启动公车改革的研究和试点之后,就大胆地进行相关领域的改革,无疑将成为中国公车改革的先行者和排头兵。

然而,在经过多年的徘徊观望以及犹豫等待之后,相关领域的改革不仅在全国,即使在珠三角也已滞后。

然而,在经过多年的徘徊观望以及犹豫等待之后,相关领域的改革不仅在全国,即使在珠三角也已滞后。

广东省纪委的统计表明,珠三角一些城市在车改前每年公车费用年均涨幅都在15%以上,而改革后财政支出每年都节省20%左右。

广东省纪委的统计表明,珠三角一些城市在车改前每年公车费用年均涨幅都在15%以上,而改革后财政支出每年都节省20%左右。

与此同时“车改以来,各地尚未发现因公车改革影响公务、降低效率的问题,纪检监察部门也未收到群众来信来访反映公车改革和管理使用方面的问题。”

与此同时“车改以来,各地尚未发现因公车改革影响公务、降低效率的问题,纪检监察部门也未收到群众来信来访反映公车改革和管理使用方面的问题。”

卓伟华认为,以深圳自身的条件和城市发展的目标,在公车的使用及管理方面更应该看齐国际先进城市,至少应该将毗邻的香港作为其公车改革的参照目标。

卓伟华认为,以深圳自身的条件和城市发展的目标,在公车的使用及管理方面更应该看齐国际先进城市,至少应该将毗邻的香港作为其公车改革的参照目标。

根据香港特区政府《总务规例》,香港所有政府官员中,能够享有专车的官员人数不足20人,而其他与正副局长级别相近、按规定有权免费使用本部门车辆的官员,总数也不过十余人。

根据香港特区政府《总务规例》,香港所有政府官员中,能够享有专车的官员人数不足20人,而其他与正副局长级别相近、按规定有权免费使用本部门车辆的官员,总数也不过十余人。

从2001年至今,香港特区政府车辆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从7127辆减少到今年6月底的6265辆,占比不到全港机动车总数的1%。在上述车辆中,还包括摩托车、救护车、消防车等特种及专用车辆。

从2001年至今,香港特区政府车辆不但没有增加,反而从7127辆减少到今年6月底的6265辆,占比不到全港机动车总数的1%。在上述车辆中,还包括摩托车、救护车、消防车等特种及专用车辆。

“关键在于主要官员的改革勇气。”卓伟华说。

“关键在于主要官员的改革勇气。”卓伟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