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福马拆分获批,方案近期公布

成立6年的长安福特马自达终于正式一分为二。日前,长安、福特、马自达三方发表联合声明称,长安福特马自达的拆分计划已正式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批,原合资公司将一分为二,拆分为长安福特和长安马自达两个独立的合资公司。

bob体育平台,三年的等待,终于迎来单飞。长安福特马自达“分家”终获发改委批准,看似再也没有瓜葛的长安福特和长安马自达两家,背后仍有股份、资产亟待分配。

6月7日,日本汽车制造商马自达宣布决定退出与福特在美国的合资工厂。与此同时,马自达与福特在中国合资公司的拆分一事也终于看到了曙光。据长安集团内部人士透露,在修改方案、重新安排长安马自达
独立后的生产资质问题后,长安福特马自达的拆分方案已经在国家发改委的内部会议上获得口头通过,目前正等待正式批文。顺利的话,拆分方案将会在近期公布。

2006年3月,随着马自达参股长安福特,公司正式更名为”长安福特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长安、福特、马自达三方持股比例为50:35:15。当时福特持有马自达33.4%的股份,为控股股东。由于股权地位不平等,马自达在合资公司中一直处于弱势地位,公司多种资源均向福特车型倾斜。这令马自达一直心存不满。

资产分割细节曝光

对于摆脱难缠的“三角关系”,终获50:50“平等”合资婚姻的长安、马自达与福特三方而言,这是一个更好的开始,但也意味着更大的挑战。两家相对弱势的合资公司,在竞争激烈的中国汽车市场能否博取更好的名次,尚是未知数。

为避免持续与福特并线生产,2010年,长安马自达车型转移到南京工厂生产,与此同时,马自达开始对福特持有的股份进行逐步回购,使得福特在马自达的股份减持至2.9%。马自达谋求与福特“分家”进而“单飞”的想法昭然若揭。

合资以来,长安福特马自达从停产到闹分家,三方利益纠缠,使福特和马自达的发展始终受此牵绊。如今,分家已板上钉钉,两家新合资公司都回归50:50的正常结构,但原先由福特和马自达共同入股投建的工厂仍待分配。

bob体育合法吗,而在近期,福特中国董事长萧达伟也透露,长安福特将推出合资自主品牌,这也被视为福特在向政府发出积极的信号。

2011年底,为解决马自达单飞后生产资质的问题,长安提出将昌河铃木的生产资质转移给长安马自达。这一计划立即遭到江西地方政府和昌河铃木员工的强烈反对。最终,长安决定拿出南京长安公司的生产资质给予长安马自达。

目前,长安福特马自达旗下共有重庆、南京、杭州三个生产基地,五家整车工厂、两家发动机工厂与一家变速箱工厂,真正需要分割的是由三方共同投建的南京基地整车工厂、发动机工、和重庆在建的三厂。业内人士透露,重庆的两间工厂和一间在建工厂都归长安福特所有,南京工厂归长安马自达所有。

终见曙光

据悉,在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之后,三方还将按中国政府相关规定陆续完成中国商务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及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存续分立重组计划的后续审批程序。正式拆分之后,长安福特和长安马自达两家合资公司都将以50:50对等股比存在。长安福特总部仍在重庆,长安马自达总部将迁往南京。

据了解,当初长安福特马自达南京整车工厂投资38.4亿元,发动机工厂投资25亿元。其中,长安占50%股份,福特和马自达各持25%股份。如何将福特和马自达的共有资产进行拆分?国泰君安首席分析师张欣指出,按双方发布的公告来看,很有可能双方已达成一致,以退出对方公司股份的方式,寻求平衡,超出或短缺的部分用现金弥补。

尽管已向记者确认“拆分方案”已获国家发改委的口头通过,但长安集团内部人士在电话中仍谨慎地表示,“公司领导特别交代,在发改委官网公布前,不能对此事声张”。

截至目前,长安福特马自达旗下共有重庆、南京、杭州三家生产基地,五座整车工厂、两家发动机工厂及一家变速箱工厂。由三方共同投建的南京基地整车工厂、发动机工、和重庆在建的三厂尚需要分割。有消息人士透露,重庆的两家工厂和一家在建工厂有望归长安福特所有,南京工厂有望归长安马自达所有。

bob体育资讯,除了工厂分割外,长安福特马自达一分为二,在两家合资企业的生产资质的博弈上,也成为重点。早前昌河员工停工事件就是因长安集团希望借昌河的生产资质,转移给长安马自达而引起不满,最终被迫中止。

长安方面的谨慎不无道理,此前长安福特马自达合资公司拆分一事曾经历几次“乌龙”,传出在发改委审批层面闯关成功却最终不了了之。

业内人士透露,此次分家,长安福特还将享有原长安福特马自达的生产资质,而长安马自达将使用长安在2003年收购南京金蛙集团的生产资质。

2009年,遵循“一个福特”战略的福特汽车大幅减持马自达股份,重获独立的马自达有意退出长安福特马自达合资公司,与长安汽车重组股比对等的合资公司。

福特激进加速在华战略

然而时至今日,急盼单飞的马自达还是没有等来政府的一纸批文。据长安内部人士透露,未能顺利通过审批的原因是报批方案中长安马自达新合资公司里没有规划自主品牌与新能源汽车的内容。

在福特官网发布公告,确认分家当天,长安福特马自达重庆第三工厂扩建项目宣布开工.与此同时,根据福特计划,8月29日长安福特马自达在杭州生产基地也将宣布动工。选择在重庆三厂和杭州工厂相继开工的重要时间点,宣布分家,福特此举耐人寻味。

2011年年底,几乎被人淡忘的长安福特马自达拆分一事再次传出消息,重新修改方案的长安福特马自达拆分方案已获得发改委审批。

其实,早在今年4月份,福特就发布了1515战略。根据规划,福特在中国产能将扩充到120万辆,中国成为美国底特律之后福特全球第二大生产基地。杭州新厂将于2015年投产,成为福特在华东地区的第一座工厂。

然而今年初爆发的昌河停工事件令长福马拆分再添波折。昌河员工停工事件的导火索,就是长安集团准备将昌河铃木的生产资质转移给长安马自达。由于这一安排引发江西地方政府与昌河员工的极大不满,本来已经同意长福马拆分方案的发改委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长安集团董事长徐留平、总裁邹文超后来均确认了此事,并表示长安马自达需重走合资审批流程并申请新的生产资质。

在甩掉产能和与马自达相互掣肘的包袱后,“一个福特”的全球战略在中国可以得到更彻底的推进,50:50的股比结构也势必会使福特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对于此次长福马拆分方案再次传出审批
“闯关成功”,另一位长安汽车内部人士表示,公司内部对于这次获批很有信心,“关键是生产资质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就好办了”。

多年来,福特在华产品线单薄是不争的事实。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福克斯的销量称得上成功。分家仅仅一天,福特汽车总裁兼CEO艾伦·穆拉利就专程来到北京,亲自宣布旗下林肯品牌将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之后几天,穆拉利还将亲自视察即将开工的杭州工厂,可见福特上下对加速在华战略的重视。

据悉,发改委等审批主管部门为控制产能、淘汰落后项目,不再增发新的整车生产资质,要设立新的整车生产项目只能兼并老旧项目来获得生产资质。在借用昌河铃木生产资质碰壁后,长安集团只能从内部寻找新的生产资质。

福特汽车中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萧达伟说:“到2015年,我们将向中国市场推出15款福特品牌的新车型和20款新动力总成。”

据上述长安内部人士透露,由于整车生产资质在各地都被视为重要的“壳资源”,长安方面决定在长安马自达所在地南京寻找,经过与南京地方政府协商,最终决定将南京长安的生产资质转移给长安马自达。南京长安隶属于重庆长安汽车,2003年由重庆长安收购南京金蛙集团后设立,拥有整车生产资质。

早前,萧达伟在接受采访时曾公开表示,福特正在与合作伙伴谈判引进合资自主品牌事宜,但具体计划将视市场及中国政策而定,并没有具体时间表。国泰君安首席分析师张欣认为,福特此举可能与政策要求有关,“如果长安福特马自达获政府批准拆分,按照惯例,新设立的合资企业需满足包括发展合资自主品牌在内的政策要求,虽然不是硬性要求,但这样做无疑是向政府靠拢的明智之举。”

一个原本以为很简单的合资公司分家案,却拖了近三年时间未能落槌,以至于马自达全球社长山内孝今年4月在北京车展期间不满地表示:“马自达与长安单独成立合资公司的事遭遇极大阻碍。”

业内人士分析称,福特汽车一系列的在华战略举措,是福特过去50年中最大规模的扩展计划。

表面上长福马拆分、长安马自达单飞是遭遇政府审批的阻挠,但在长安方面看,也有马自达自身的原因。马自达方面一心想扩大中国销量,对于合资公司发展合资自主、电动车等并不热衷,因此最初对于修改合资方案并不积极。而且作为一家日本二线车企,马自达在中国政府层面没有什么影响力,合资项目报批、生产资质问题主要靠长安方面来做政府公关。合资公司的另一方福特虽然有更强的实力,但由于拆分对于福特而言不像马自达那样获益明显,且福特品牌与马自达品牌的生产、销售早已各自独立,因此福特方面也不是太积极。

合资未来前景仍未可知

“三角”婚姻

长福马分家,看似三赢的局面,实际仍有一些不确定性。选择分家,起因是发展受限,而分家后,两家新的合资企业如何快速发展要取决于长安的态度。

2010年,福特汽车大幅减持马自达,目前,其在股本层面与马自达仅剩3.5%的微弱关联。

作为国有大型企业,长安集团在合资中有更多的话语权。长安福特马自达、长安铃木、昌河等车企一直徘徊在二流甚至三流地位,固然跟资方的投入和策略有关,但与长安集团在中间的利益制衡有一定关系。

摆脱长安福特马自达这桩一开始就是“拉郎配”的三角婚姻、与长安另组股比对等的合资公司,是马自达近几年在中国市场的一大心愿。

日前有消息称,长安汽车1.0T三缸TGDI发动机点火成功。据悉,长安汽车动力研究院在这款发动机的设计之初所选用的对标发动机就是福特的1.0T三缸增压引擎。种种迹象表明,长安集团正在改善与合作伙伴间的关系,技术交流也越来越多。

公司规模有限、产品线并不丰富的马自达本意并不想在中国市场上“一手托两家”。上世纪90年代初,马自达通过技术许可在海南汽车生产马自达车型。1997年,一汽集团重组海南汽车,马自达便借机把一汽这个实力雄厚的大集团引为自己的合作伙伴。2005年,马自达与一汽合资成立一汽马自达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在一汽轿车生产马自达车型。2009年,马自达将其在合资公司的股比由之前的25%提升至40%。而一汽马自达方面也曾多次透露有意与一汽在生产层面进行合资,但一直未果。

其实,对于分家后的福特和马自达来说,想要真正实现快速发展,跻身国内一流汽车企业,合资双方的通力配合才是关键,因为谁也不希望重回长福马分分合合的老路。

马自达与长安的合作关系,最初是被福特裹挟前进的“被动”合作。之前,持有马自达33%股份且是控股股东、拥有马自达管理权的福特计划携手马自达共同布局中国等亚太重点市场。2006年,马自达入股长安福特,长安、福特、马自达三方股东在合资公司股比变更为50%:35%:15%。

福特最初的设想是,马自达的小型车与福特的中高端车型形成互补,两个品牌错位竞争共同开拓市场。但不对等的股比关系与悬殊的实力一开始就决定了马自达在三方合资公司中没有足够的话语权。

入股长安福特后,马自达虽然把车型的生产放到了长安福特马自达,但销售权仍握在一汽马自达手中。这导致放在长安福特生产的首款车型马自达3刚推出便因“产、销纠纷”陷入停产。这个尴尬的局面直到2007年4月长安马自达销售公司成立才得以解决,但马自达3也错失了最好的销售时机。

更重要的是,这并没能解决马自达的问题。由于马自达与福特共线生产,在产能饱和的重庆工厂,马自达不得不经常为福特的热销车型让路。而南京新工厂却因只投产了马自达的小型车,一直处于产能放空状态。

对此,马自达心怀不满,经过数度斡旋,最终在2010年将马自达3迁往南京工厂,合资公司三方重新确定了马自达车型放在南京工厂,福特车型放在重庆工厂的生产布局。

从2011年开始,马自达开始把管理、销售等主要业务部门陆续从重庆、北京迁往南京。今年一季度,经过一轮人事调整与部门扩张之后,长安马自达在南京的总部已经基本就位,为单飞做好准备。

由于在三方合资公司中地位、话语权没有保障,再加上与一汽、长安两家强势中方合作伙伴的关系难以协调,马自达在合资公司中投入的积极性也受到了影响。

主力车型马自达3两厢一度放在一汽马自达作为进口车销售,三厢则国产并通过长安福特马自达渠道销售。这导致了进口车价格压低影响国产车销售的局面。而本该进行换代的马自达2也迟迟没有动静。

也因为此,长安马自达成为中国车市最容易“受伤”的车企,2008年车市下滑,长安马自达不得不把年销售目标由12万辆腰斩至6万辆。在同样出现下滑的2011年,长安马自达也未能完成销量目标。

分手之后

上述长安内部人士透露,目前长安福特马自达拆分、长安与马自达成立独立合资公司的方案已经明确,但资产分割问题还未最终确定。

目前,长安福特马自达旗下共有重庆、南京、杭州三个生产基地,四家整车工厂、两家发动机工厂与一家变速箱工厂。重庆基地第一整车工厂建于马自达入股前,今年4月新动工的杭州基地、重庆基地今年新投建的第二工厂以及正在建设的发动机工厂和变速箱工厂,则是在福特决定与马自达分道扬镳后确定的,因此仅由福特与长安两方共同投建,与马自达没有关系。真正需要分割的是由三方共同投建的南京基地整车工厂、发动机工厂与变速箱工厂。

根据此前公布的信息,长安福特马自达南京整车工厂投资38.4亿元,发动机工厂投资25亿元人民币。其中,长安占50%股份,福特和马自达各持25%股份。

对于三方而言,如何将三方共有资产拆分、然后分别装入两家独立的合资公司,还需要经过一番复杂的计算与协商。

对于近年一直谋求单飞的马自达而言,与长安成立独立合资公司之后,在合资公司中的地位与话语权更有保障,马自达也可以放心地把更多新车型与新技术引入中国。从2010年开始,马自达就开始在中国大力宣传其全新一代动力总成技术“创驰蓝天”,但却迟迟没有落地。

而对于福特而言,虽然会失去原本的南京基地,但新近获得了杭州基地,原来由重庆内陆沿长江向华南辐射的战略布局并未受到影响,反而会让
“一个福特”的全球战略在中国得到更彻底的推进。

对于长安集团而言,新增一家合资公司,其由重庆内陆到东南沿海的战略布局不仅没有削弱,反而会随着今后两家合资公司的发展增强,可以说是获益最多的一方。

而对于产品线并不丰富的马自达来说,今后仍要面对如何平衡长安马自达与一汽马自达利益的难题。

今年1-5月,马自达在华销售8.79万辆,同比增长2%,福特1-4月在华销量则下滑5%。事实上,长安福特和长安马自达想要挤入第一阵营难度很大。